当前位置:武平网>娱乐>6191js.c0m-汶川抗震十年忆,请看一位军事记者的“寻人启事”

6191js.c0m-汶川抗震十年忆,请看一位军事记者的“寻人启事”

2020-01-10 08:14:58
阅读量:2190

 

6191js.c0m-汶川抗震十年忆,请看一位军事记者的“寻人启事”

6191js.c0m,文、图 | 张凤海

有多少人相见却并不相识

有多少人相识却不再相见

十年前,我在四川汶川抗震救灾,遇到的一些人永远也不可能再见,但却鲜活如昨,思念成伤。今天,我想借助现代媒体找寻他们,并寄托我深深的思念。

寻找对象之一:

成都机场新婚的女子

地震2天后,我和原南京军区宣传部王余根干事、本报摄影记者黄斌等新闻同行,作为军区首派记者奔赴灾区。接到命令30分钟,我们便乘上动车赶赴上海某军用机场集结。到达机场,誓师仪式已结束,部队正在登机,我们把军区首长写在笔记本上的动员讲话拍进相机,登上人货混装、震耳欲聋的机舱,打开电脑赶稿。

将士闻令挺身出。上海某军用机场誓师出征。

日暮时分,飞机降落成都某机场,稿子也已写好,但发稿成了难题。我们借来机场保安的摩托车,飞驰至最近的一片居民区,敲开一家贴着大红双喜字的大门。新婚不久的女主人十分热情,但因震后停电,借她家互联网发稿的想法落空。

见我们心急如焚,她一阵风出门,抱回一个电瓶,接上电脑不行,接着又出了门。过了一阵子,她和爱人把小区的发电机拖回了家……最后,军区部队抗震救灾的第一篇稿件终于发回报社,我们吃着那位新婚女子硬塞给我们的面包和鸡蛋向灾区挺进,脑子里一直闪现着她红色的倩影,直到现在难忘。

汶川·抗震十年忆

寻找对象之二

出租车师傅老刘

到灾区后,我们立即在废墟中开设前线编辑部,打响了一场没有任何保障的新闻宣传战役。采访中最大难题是车辆保障,开始我们靠打出租车,每次打车司机师傅都不收钱。感动之余,我便把车牌号记在采访本上,几天下来,采访本的最后一页就记满了,直到遇到老刘。

震后十年忆,最忆是战友。并肩战斗、生死与共的新闻同行们。

老刘叫刘继红,爱人没工作,儿子正备战高考,他刚买了台面包车跑出租,震后便当起了志愿者。那天,我们几位记者站在废墟间打车遇上老刘,从此,他的车就成了我们的新闻采访车。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老刘随叫随到,载着我们出入救灾一线,与我们并肩战斗。部队回撤时,我们跟他结算他却分文不取,最后只好给他买了4个新轮胎。

如今,老刘的车牌号已记不清,电话号码也在换手机时换丢了,但他的样子在我心中却日益清晰。

汶川·抗震十年忆

寻找对象之三

第411医院的两名医护人员

到达灾区,部队马不停蹄向震中心挺进,尽早抢救那些在废墟中呻吟的生命,然而我们机动至一个水库大坝时,却被山体滑坡挡住去路,只能向哭喊着出逃的灾民打听里面的情况。

与医疗小组马不停蹄的向震中心挺进。

他们能逃出来,我们就能进去!征得医疗队领导同意,我和黄斌从第411医院挑选出一位年轻的副主任医师和一位合同制护士,背上医药品出发。我们顺着余震不断、山石纷飞的岷江江畔时走时爬,迎着对面难民的好心劝阻前行,途中多次历险差些丧命,蘸着泪水写好遗书交换保存后继续前进,14个小时后终于到达汶川映秀,将军区医疗队的第一面旗子插在了震中心。

生死14小时,与两位医护人员到达震中心映秀。

此时的映秀,废墟中尸横遍地,两位医护人员迅速投入救人,没顾上留下联系方式我们很快就分别了。现在想想,我们在生死考验面前的生死与共、生死相依相扶是多么的可贵!

汶川·抗震十年忆

寻找对象之四

凤凰卫视的新闻同行

部队进入震中心投入救灾,我们很快采写好稿件。但是震后的灾区断水断电,与外界失联,我们把专门到成都买来两种无线网卡装上笔记本电脑,漫山遍野地跑着也搜不到信号。最后,我借来老乡的摩托车,背着电脑去县城找信号发稿,途中碰上凤凰卫视一台电视转播车正准备与后方连线。

用心聆听幸存者的倾诉。

深入重灾区采访,汗水伴着泪水,悲痛中充满力量。

能连线就能传输稿件!我向一位正在准备设备的工作人员寻求帮助,他愉快地给我一部车载卫星电话。当震后6日第一次听到后方的声音,我不禁热泪盈眶,季建忠社长反复交待的“注意安全”似乎一句也没听进去,第一篇反映军区部队在灾区战斗的稿件就这样“口播”上了报纸……

如今,凤凰卫视的那位新闻同行的样子已经模糊了,但他的热心相助,让我难忘。

汶川·抗震十年忆

寻找对象之五:

舍身为人的志愿者

每次历险都是历练,每次重生都是开始。

进入灾区第七日,听说上海一家医院进入平武县“无医区”后,一直与外界失联,“战斗”激烈,我便赶去采访。途经一处山口时突发余震,山石飞滚,一位骑摩托车接送受灾群众的志愿者大声呼喊着我们避让,自己却不幸被石头砸伤,全身血肉模糊地倒在我的身边。大家拥上去抢救,一直大声问他的名字,他却掏出一把被鲜血染透的钱,没说出一句等话就走了。

震中心汶川映秀,离开就没再去过,但却是我永远魂牵梦绕的地方。

最后,人们叹息着散去,硬是把处理这些钱的任务交给了穿着军装的我。我捧着钱想了很久,猜不准这位大哥对这笔钱的用意,最后只能投进县城的募捐箱。

这位大哥已无从寻找,但是多年来,一串问号一直在折磨着我:他的家人在哪里?是否还有依靠赡养的老人、等待抚养的孩子?钱捐给灾区是他临终前的意愿吗……

汶川·抗震十年忆

抗震40天,我和我的战友们遇到的这样的人、这样的事还有很多。

那些事,是我一生的财富;

那些人,是我永远的念想。

作为一名军人,枕戈待旦武备,我常常因为无缘战场硝烟而遗憾;守望和平岁月,我始终感恩汶川抗震救灾那段生死考验。

(作者系当年人民前线报社赴汶川救援一线记者,现为报社总编室主任)

微信号:njjqrmqxb

投稿邮箱:rmqxbs@163.com

主编 | 陆雄飞

编辑 | 丁勇 朱明明

特邀编辑 | 刘德

刊期:1272期

感觉精彩,点击下方大拇指支持一下吧!

↓↓↓

© Copyright 2018-2019 eroword.com 武平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