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平网>社会>广州3岁女童溺亡,家长怒告5岁同伴,称其不呼救,还搬走小车延

广州3岁女童溺亡,家长怒告5岁同伴,称其不呼救,还搬走小车延

2019-10-22 03:05:54
阅读量:3741

 

在这次事故中,

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但是死者的父母不明白的是,

你为什么看到女孩溺水?

五岁的同伴没有呼救?

那个三岁的女孩淹死了。这位5岁的搭档默默地离开了,没有呼救,并移动了对方的扭力汽车。当坏消息传来时,3岁孩子的父母将另一方告上法庭。谁应对这场悲剧负责?

近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了这一诉求。

悲剧:看到他的小伙伴溺水,他默默地离开了

字符:

时间:

事件历史记录:

增城区初审法院认为,2018年8月9日,小董的母亲杨在增城区的一个村庄的家中做饭,将小董留给她的大女儿(生于2010年)照顾。

同一天12时05分,同一个村子的黄啸和小董骑着他们孩子的扭捏车,向小董家门口村子里的一条河走去。当他们到达河岸的菜园斜坡时,他们从斜坡上下来,向河边走去。

之后,悲剧发生了。

小东在河边玩耍时掉进了水里。黄看着他离开,然后回到河边。12点07分,黄回到斜坡,把小董的扭车举到附近居民的门口,然后骑着自己的扭车回家。

大约10分钟后,杨出去找小董,但没有成功。他在13点左右打电话给警察局,说小董失踪了。到达现场后,警察和杨晓东一起寻找小董。小董是13: 15左右在河里被发现的。不幸的是,医生赶到营救小董,并证实小董淹死了。

此后,当警察局记录黄的询问时,黄说:

“我和住在我家附近的姐姐一起坐过山车到水边,然后走下山坡在水边玩耍。我妹妹坐在离水边太近的地方,滚了下来。我跑去看我姐姐掉进水里了,所以我回去把我姐姐的过山车放在附近一所房子的门口。我坐过山车,没有告诉成年人。”

时间轴焦点:

死者的父母:伴侣“来自毁灭”是不正常的

做饭后,孩子失踪了,小董的父母悲痛欲绝。此后,小董的父母将黄的父母和河道管理方带到法院要求赔偿。

小董的父母认为小董平时很聪明。他妈妈还警告小董,他不能在河里玩。小董从来没有在事故发生的地方玩过。导致事故的是黄晓把小董带到危险的地方玩耍。河边的菜园有一块门板,防止孩子们靠近河边。小董的父母认为这个门板是黄打开的,三岁的小董打不开。

“小董掉进水里后,黄没有呼救或告诉大人。相反,他把小董的手推车藏了起来,这导致小董的家人无法及时找到孩子,错过了营救孩子的最佳时机。这导致了小董死亡的严重后果,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小董的父母说黄小平年轻时非常淘气。他们认为一个将近六岁的孩子完全有能力呼救,在看到他的小伙伴溺水后应该有呼救的意识,但是“这很不寻常”。

另一位家长:让孩子寻求帮助太苛刻了。

黄啸的父母认为这两个孩子年龄相近,谁领导谁并不重要。相反,两个未成年人应该共同“讨论”并决定去河边玩。我们不能仅仅因为黄小东在监控录像中坐在前面的扭车就认为他领先。然而,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谁打开了门。

与此同时,小董是因为滑倒还是其他人的行为掉进河里还没有被查出。如果他因为滑倒而掉进河里,别人就不会侵犯他。小董的损失基本上是监护人和管理单位的疏忽造成的。

“作为未成年人,黄啸也是受害者。他和小董经历了在河边玩耍的危险。然而,黄啸很幸运,没有掉进水里。假设黄啸也掉进水里淹死了,谁应该承担责任?”

黄啸父母的代理人说,黄啸目睹了小董的溺水和死亡。从那以后,他总是有心理阴影,出于未知的原因变得孤僻和害怕。这也是不可磨灭的心理伤害。

至于黄对他没有呼救的指控,他的父母认为这太苛刻,这样的要求不符合他自己的年龄和认知能力。

判决:主要责任在于死者的父母

增城法院一审认定,小董的父母作为其法定监护人,在事件发生前已经离开了小董的监护权,造成了悲剧。父母对死亡结果的发生有一定的过错,应对小董的死亡承担50%的责任。

其次,根据事发当天的视频,小董是在黄晓的带领下一起在河里玩耍的。小董落水后,“黄晓没有主动营救或呼救,而是藏了小董的扭车,自己离开了事故现场,导致小董溺水身亡,因为他没有得到及时的救助”。黄晓应对小董的死亡承担30%的赔偿责任。赔偿责任应由父母分担。当地街道办事处作为河道管理方,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一审判决后,黄的父母认为他们的孩子没有责任并提出上诉。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黄啸的父母没有履行足够的监管义务,让年仅3岁的小董出院。由于这次事故,黄啸应该承担主要责任。一审判决小董父母对事故50%的责任太低,调整到70%。

小董落水后,黄没有打电话或寻求他人帮助,这延误了及时找到并营救小董的最佳时间,客观上剥夺了小董获救的机会。因此,他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然而,黄啸只有5岁,没有民事行为能力。他没有能力正确认识自己的行为,面对和应对风险的能力有限。他不应该强加更多的要求和责任。小董的溺水不是黄啸的错。一审法院裁定黄啸承担30%的赔偿责任过高,并对其进行了调整。它决定黄啸应承担事故赔偿责任的15%,由他的父母分担。因此,黄啸的父母被判共同赔偿超过14.5万元。

《信息时报》记者何肖敏

编辑:卡特兰

过去时期的亮点

当然!这辆涂有屏幕的白色小车原来是“飞向天空”

如果你想进入广州,请注意!今年的积分系统将从下个月8号开始实行。

从今天开始,我不用身份证就可以在白云机场飞行了!就几个简单的步骤

© Copyright 2018-2019 eroword.com 武平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