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平网>军事>抗联军长两次入伍:就是死,也要护住东北最后一寸土地

抗联军长两次入伍:就是死,也要护住东北最后一寸土地

2019-10-23 08:46:16
阅读量:4348

 

作者:锤子杰克

声明:士兵说原创,剽窃必须调查

“我个人能力不足,贡献不够。在未来的学习过程中,我会尽最大努力学好理论,提高自己的水平,并在未来回到中国。我将继续坚持解放事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报我的信任。”

这是写在日记上的一张便条。他的导师陈荣久是一名军事干部,曾去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这位出生在东北,致力于解放白山黑水的士兵,在与日本侵略者的战斗中,用自己的生命履行了自己的诺言。

陈荣久(1904-1937)烈士

陈荣久1903年出生于吉林宁安的一个农民家庭。由于家庭环境恶劣,陈荣久仅上过两三年学就辍学了。从那以后,陈荣久跟随父母,到各个地主家里做短期工作。24岁时,他再也不能工作了。为了谋生,他加入了张凤军学良部。1929年,中东公路事件爆发。然而,自称“全国最好的之一”的冯军在苏联面前被打败了。对满洲里军队感到失望,陈荣久毅然选择退休回家继续他的农民生活。

1931年,日本军队开始逐步采取蚕食和吞并东北三省的战略。为响应保卫国家和祖国的号召,陈荣久再次加入东北军。然而,当9·18事件发生时,张学良命令东北军不要抵抗。从那以后,富裕的东北三省落入了日本人的手中。

占领东北三省后,日本人不仅到处屠杀无辜百姓,索要食物和丈夫,还建立了“伪满洲”,蓄意将溥仪树立为“儿子皇帝”,企图奴役东北人民。在他们的宣传中,“在日本的帮助下,东北将成为亚洲最大的”和“满洲是极乐之地”。然而,在陈荣久看来,这些空洞的口号完全是胡说八道和烂话。在军队里,他痛斥当局“不抵抗”,交出了大河和大山。私下里,他团结士兵,呼吁每个人不要被征服。"即使他死了,他也必须保护东北的最后一寸土地。"

日军用“安居乐业”、“王道天堂”等词迷惑东北群众,印制各种宣传材料。然而,在陈荣久看来,日本这样做是徒劳的。陈荣久深受救国理想的影响

在日军的不断煽动下,有些人仍然动摇了。陈荣久公司的连长决心为日本人工作。陈荣久立即召集决心抗日的士兵发动起义,并将叛徒绑在一起。为了更好地打击日军,他带领部队去了抗日救世军。

经过一番改组,陈荣久成为新的第五任参谋长。在他的领导下,五个连一再主动进攻日本侵略者,消灭汉奸,烧毁物资。甚至骄傲的关东军也头疼。在此期间,第五家公司的规模一直在扩大,人数也在增加。官兵们的士气越来越高。由于家庭不和和民族仇恨,每个士兵都决心将日本军队从东北三省驱逐出去。

抗日救世军是穿梭于临海和雪原之间的东北抗日联军之一。

抗日联军内部也有各种矛盾。一些指挥官故意制造冲突,互相残杀,企图“造一座山,成为国王”。面对诱惑、劝说甚至威胁,陈荣久从来没有丝毫畏惧。相反,任何敢于跟他提“投票决定今天”的指挥官只会受到责骂和坚决的拒绝。

1933年2月,陈荣久率军前往宁安。他加入了李路演创建的抗日救国游击队,并担任陆军副官。在多次指挥和战斗中,陈荣久表现出不怕生怕死、带路的无畏精神,赢得了官兵的信任。那年5月,根据上级指示,他和抗日救世军搬到密山周围地区。陈荣久在这里多次重创日军,密山当地人也称这位高大强壮的东北人为“魁梧将军”。

1934年,陈荣久加入我们党。在担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四军政委期间,他多次寻找机会与日本伪军作战。他不仅多次羞辱“日本精锐部队”关东军,还没收了大量武器,丰富了自己的实力。

恶劣的生活环境、不可持续的物资供应、日本和伪军的封锁以及一系列困难从未压倒过东北抗日联军的士兵。

鉴于陈荣久的出色表现,上级决定派他去苏联学习。1936年秋,陈荣久学成归来,被派往胡林和饶河组织敌后工作。由于他的努力,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四军和第二师为骨干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七军终于在1936年11月诞生。成立后,陈荣久兼任陆军第一师师长。

面对东北激烈的抗日形势,日军终于坐不住了。1937年春,日本侵略者部署了数千名日本伪军,组成几次“惩罚性远征”,深入虎啸游击区。为了冻死反工会士兵,他们放火焚烧了胡劳游击区80%的房屋。为了困住和饿死反联盟士兵,他们把老百姓赶到被铁丝网包围的“人类圈”,肆意搜查和屠杀反联盟士兵的亲属。

然而,只有700多人的第七抗日联军并不害怕。为了突破敌人的封锁,粉碎敌人的“十字军东征”,陈荣久果断地将军队分割成若干部分,通过不同的路线拦截敌人。1937年3月,陈将军带领150人在天津饶河县孝南河一带活动。然而,由于叛徒的背叛,原先撤出敌人据点的计划失败了。

3月6日下午1: 00,日本军队根据所获得的信息,在饶河县日本参赞大井良雄(Yoshio Osui)的带领下,指挥300多名日本伪军发动“惩罚性战争。占据有利地形后,陈荣久果断下令:“杀敌先打鬼!”命令下达后,数不清的子弹如雨点般落下,十几名日本士兵成为反工会战士的幽灵。大狼牙长男不甘心,他挥舞着格斗军刀,一次又一次地向驾驶的士兵发起冲锋。然而,日本和伪军一次又一次地被反联盟士兵和机枪的交叉火力击败。即使是狂妄自大的大狼牙长男,也因为受伤无法指挥战斗。战斗持续了3个多小时,敌人的失败就在眼前。

就在敌人临阵脱逃的时候,伪军警察大队队长、饶河县叛徒范付堂从抗日联军阵地后方带走了150多人,并包抄了他们。战争形势立即逆转。日本和伪军原本气馁,立即疯狂发起反击。双方的攻击给反联盟战士造成了重大损失。直到下午6点,我军才以巨大的牺牲跳出敌人的封锁。

由于敌人寡不敌众,陈荣久作为指挥官,没有选择逃跑。相反,他坚持无论如何都要指挥山上的部队。在他被枪杀的最后一刻,他拿起手枪,向入侵的敌人发射了一系列子弹。

最后,33岁的陈将军倒在了地上。在他周围,他们背上有几十个敌人。

陈将军的祭祀场所

饶河县陈常军纪念碑

© Copyright 2018-2019 eroword.com 武平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